17K小说网

首页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
字:
关灯 护眼
17K小说网 >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> 第三章 《我的战神爷爷》



    学馆门前。

    李彦正被一位大汉抱住,喜不自禁的拍打肩膀。

    汉子一身甲胄,盔顶红缨如血,胸前圆护烁烁。

    肩头的虎吞护肩,因为搂抱的动作微微变形,恰似一头猛虎打着哈欠,懒洋洋的张开血盆大口,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由于汉子戴着头盔,看不清具体长相,但旁边的康达却已是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刚刚出门时,这汉子突然冲过来,锐利的眼神一扫,不经意间透出的煞气,让平时勇武的江湖子都会心头一寒,更别提康达这种读书人。

    下一刻,康达的目光落在对方腰间晃着的一块鱼形制符上,低呼道:“宫中禁卫!”

    “六郎,你的这位同学,倒是有几分眼力劲!”

    大汉松开李彦,抱了抱拳:“我丘英昔日幸为李公麾下,威拭北狄,今承蒙圣人信任,正是奉宸卫左千牛备身!”

    李彦仔细回忆,心中惊讶。

    奉宸卫,正是千牛卫在这个时期用的名字。

    所谓千牛,指千牛刀,典出《庄子》,意思是锋利到可斩杀一千头牛的宝刀。

    因此,执“千牛刀”常备君主身边,就叫“千牛备身”。

    讲白了,就是唐朝的御前带刀护卫,手下管着一帮禁卫。

    这在皇家侍卫里面,都是高级武官了,怎会出现在凉州?

    李彦更在意的,是他称呼的六郎和李公:“丘备身认识我?你所言的‘李公’是……?”

    丘英脸上满是敬意,大声道:“以骑三千,喋血虏庭,古今所未有,我所言,正是那位李公!”

    旁边的康达脱口而出:“卫国公!”

    这样的评价,只有一人。

    大唐战神,卫国公李靖!

    灭萧梁,灭东突厥,灭吐谷浑!

    李靖出身陇西李氏丹杨房,大器晚成,一生经历的战役其实不算多,但出手就是灭国。

    战定乾坤,永绝后患,为后世津津乐道,甚至在晚唐被神化,编入神话体系里。

    因此这一刻,李彦都激动了。

    他的家世,应在这里!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丘英抛出重磅炸弹:“你正是李公嫡孙,今卫国公之子,家中排行第六!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舒服了!”

    李彦面无表情,心里乐开花。

    这就是家世跃升!

    不过这衔接上是不是有问题?

    陇西李氏世为显著,门第高华,身为李靖之后,之前怎么沦落到这里的?

    虽然陇西和凉州一样,都在陇右道内,一个是甘肃省东南,一个是甘肃省中心位置,距离并不远,但也没道理十四年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李彦看向丘英。

    丘英迎着他平静的目光,倒是有些欣赏。

    换做常人,这会儿早就欣喜若狂,大为失态了。

    但此子年纪轻轻,竟有几分喜怒不形于色的大将风采。

    不愧是李公之后。

    丘英道:“六郎,你这些年沦落至此,是有缘故的,并不能怪你父亲,他在长安的处境,并不好过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丘英的解释,李彦也开始费力的回忆起历史中李靖后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李靖在后世让人津津乐道的,是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,儿子李狗蛋等等的梗。

    再早些年,则是红拂女夜奔,风尘三侠出道。

    红拂女完全是小说编造,李靖的妻子也是世家贵女,生下的嫡长子名叫李德謇(jiǎn)。

    这家伙本来有大好前途,可惜运道不佳,和太子李承乾走得太近,受李承乾谋反的牵连,被判流放岭南。

    真要流放到那地方,必死无疑,幸运的是,李世民体念李靖,特下诏改为发配吴郡(江南道苏州)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吴郡,虽然还没有后来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的美称,但发展的也不错,跟岭南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后来李靖病逝,李德謇还被特许回长安,继承卫国公的爵位,仕途却断了,后代再没有出现在正史上。

    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,真实的李靖这一脉,没有什么金吒木吒哪吒,没落得很快。

    别说五世,三代后,估计就接近寒门了,衣食无忧,但再也没有当官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身份安排的,倒是符合数值……”

    智慧降低不是失忆,李彦见识还在,慢慢思考后,大致弄明白了。

    既然叫他六郎,说明李元芳被定为李德謇的第六子,表面风光,其实能享受的福利不多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种种因素,家世属性才是10点。

    高了,又没有特别高。

    倒也没什么失望,他心中依旧喜悦。

    知足了。

    但当丘英表示要带他回长安认祖归宗时,他又考虑了半天,最终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鼎鼎大名的关陇贵族集团,在经历了隋末动荡,初唐重组后,陇西李氏丹杨房正是其中一员,而这个政治团体,目前正在被李治和武后压制。

    十多年前,随着长孙无忌的自尽,煊赫一时的关陇集团,失去了一呼百应的领头人物,盛极而衰,渐渐成为一盘散沙,在朝堂上的势力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当他以这种身份回到长安,顺利认祖归宗,在勋贵遍地走的大唐首都,并没有多么显贵,到了帝后面前,还要被贴上标签,可以说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因此李彦不准备现在去长安。

    他要靠着这个出身,规划接下来的路线,赚取更多的资本,有了成就便可以开启天赋,提升属性。

    只是智慧的暂时下降,这个时代普通人的反应能力,有些跟不上后世开阔的见识,思考时间明显变长。

    “我知此事突然,六郎一时不适,倒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丘英见他沉默,表示了理解:“我要为圣人办差,这些时日,你暂时留在凉州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彦拱手为揖:“多谢丘备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两家乃是世交,我昔日又受李公大恩,不必见外,喊我丘叔吧!”

    丘英摆摆手,看着李彦身上的粗陋衣服,叹了口气:“这些年苦了你,我准备了些衣物,六郎,不要推辞!”

    李彦道:“长者赐,不敢辞,谢丘……丘叔!”

    “哈哈!好!”

    丘英对他的称呼很满意,待遇又不同:“这些时日,我托付安县尉予你些照顾,你若改变主意,立刻想去长安,他会帮忙安排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丘英转身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顺着他的方向,李彦看到了一位身材高胖,圆脸大眼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,行叉手礼:“丘备身!”

    丘英将事情说了一遍,安县尉立刻拍胸脯保证,看待李彦的目光,如同家人般温暖:“请丘备身放心,我一定好好照顾六郎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不立刻去长安,是正确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就在刚刚,康猛的跟班尤七,还抬出负责法曹的康县尉,动辄拿去衙门。

    结果半个时辰不到,另一位安县尉,亲自来到面前,笑容和煦,恨不得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反差,李彦只想说:

    请加大力度!

    让我尽情体会门阀世家的各种优待吧!

    让醉生梦死的贵族生活,考验腐化我吧!

    “安县尉费心了!”

    另一边,丘英不知道这位面瘫脸的小侄子,内心世界有多么丰富多彩,眼见安县尉表态,他微微颔首,示意承情。

    转而又对李彦道:“六郎,有些事情,我不便多言,等你回到长安府内,一切自然明白,我们来日再见!”

    做好告别,丘英让部下牵来骏马,翻身上去,挥了挥手,带着一群甲胄森寒的禁卫,雷厉风行的消失在街头。

    “丘叔,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学馆门前,李彦目送丘英,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旁边一直不敢打扰的康达,这才兴奋的握了握拳头,低声道:“我的同学,祖父是李公!”

    学馆门口,一群学子探头探脑,窃窃私语:“陇西李氏,国公之子!”

    内外的目光,齐齐聚焦在李彦身上。

    这小郎君衣着简陋,相貌平平……

    但现在,整个人都好像发着光。

    真神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