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K小说网

首页 重生之我要冲浪
字:
关灯 护眼
17K小说网 > 重生之我要冲浪 > 第十六章 可了不得啊



    通县,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!

    京门脸子,又远又穷,虽然已经划成区了,但对京城人来讲——主要是四九城的老京城人,压根不认为那是BJ,还是通县通县的叫。

    谁要说去了趟通县,那跟去廊坊差不多;谁要说去了趟密云、怀柔,好家伙,那跟去沧州差不多。

    沧州嘛!食为天对着一笑堂,喜来乐惦记那儿的老板娘……

    这会八通线还没开,路程麻烦,姚远先乘地铁到四惠东,然后转公交,才能到通县的地界儿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姚远下了车。

    老叔蹲在站牌子那块等着呢,抄着手,缩着脖子,来京一个月已经完美呈现了农民工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叔!”

    “诶,大老远咋还带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中秋么,随便买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老叔接过塑料袋,里面有月饼、水果、几包熟食,意外的是竟然还有两条中南海。

    哟!

    两条中南海可不便宜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的大侄子,粗人也有细心眼,察觉到不太一样。自家穷,经常找姚跃民接济,姚远的态度总是不咸不淡,很少热情过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边咋样,还适应?”

    “还行,跟咱们县差不多,都挺破。”

    老叔领着他往住处走,道:“这月去了趟山西,就出了一趟远门,别的都在京郊、唐山、廊坊这一片,吃的反正能吃饱,有肉,住的稍微差点。”

    路程不远,一会到了平房区,进了一家院子。

    正赶上六七个人乌央央出来,有高有矮,但全是精壮汉子,凉天儿还有光膀子的,一身的腱子肉。

    “老姚,这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大侄儿,过来看看我,又特么嫖去?”

    “发了钱不嫖干啥,走了啊!”

    老叔打完招呼,一扭头,见姚远目光炯炯,忙道:“哎,我兜里可没钱,我这个月就50块钱零花,买烟都不够!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钱啊,你爹让我把钱都寄回去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老叔砸吧砸吧嘴,不解释了。俩人进了屋,环境确实差点,上下铺的床,东西乱七八糟,散发着一股长时间不洗澡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原本打算去饭店,想想算了,我做的比他们好吃,就买了点菜肉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差不多了,你坐着等会。”

    其实姚远觉得老叔最适合干的就是开饭店,但人家偏偏不乐意,时而做一顿还行,天天做就不干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,饭菜上桌。

    有鱼有排骨,有汤有青菜,外加姚远带来的熟食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多了,吃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不了剩着,这不嫌饭多。”

    老叔随手拧开那台上年头的黑白电视,等着看中秋晚会。

    基本是姚远在带话题,因为确实没啥聊的,一個读档重来正在创业的帅气青年,一个虎了吧唧在京打工的退伍军人,有啥可聊的?

    《新闻联播》过后便是晚会,在扬州瘦西湖,海峡两岸加新加坡一块搞的,所以能看到国际章、赵菲特、田震、动力火车、范文芳等人纷纷登台。

    正看着,院门响动,在火车站见过一面的孙叔——孙建军进来了。

    面色带红,脚步迷离,一看就是刚喝完。

    “哟,大学生来了!哦对对,今儿中秋,你们真好啊还有个亲人能聚聚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的正好,整一桌子菜,帮忙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下酒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吃点饭压压。”

    推让了几次,孙建军还是坐下了,他气质也很粗犷,但穿着体面的衬衫,戴着手表,彰显着身份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尾款结了?”老叔问。

    “结了,仨瓜俩枣的造了我三瓶剑南春,妈的一个个都不是东西!”

    他拉开皮包,直接摸出一沓百元钞来,往桌上一拍。

    姚远一搭眼,估摸有一万块钱,问:“这是白天活动的尾款?”

    “对,一家企业搞国庆演出,公司派的活儿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利润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虚的!”

    孙建军借着未消的酒劲,道:“比如一家单位搞晚会,预算100万,舞台经费通常占三分之一,就是30万。

    但经过人家内部层层克扣,真到我手里的,能剩3万块钱就谢天谢地。这3万还得交公司一部分,还得养活这帮兄弟,我也就挣点辛苦钱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说,姚远心中明了。

    孙建军和所谓的演出公司更像是合作关系,公司给介绍活儿,拿分成,他自己养活手下这帮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演出市场好么?”

    “好啊,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好法,全是大明星大企业?”

    “诶!”

    姚远一句话搔到孙建军的痒处,道:“这档子事吧,以前叫走穴,90年代开始火,那会全是歌星,什么《小芳》《阿莲》《大花轿》啊,只要称得上耳熟能详,出场费五万起步。

    后来拍电视剧的也起来了,演员也开始走穴,就演小燕子那个,出场费说出来能吓死你!可惜咱没接过她的活儿……”

    孙建军蛮遗憾的样子,顿了顿又道:“为啥这么火呢?因为老板大方,像那些大国企、大民企、煤老板,还有近两年的房地产,一个比一个舍得花钱。

    前阵子咱们去了趟山西,《长征》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唐国樯。”

    “哎对,这电视剧火啊!那个煤老板就崇拜教员,点名让唐国樯、刘劲、陈到明去,打包价80万。

    当然这活儿是我们公司老总亲自弄的,我就打打下手……”

    孙建军又解释一句,生怕被人误会自己吃肉,道:

    “陈到明那人可不好弄,我们老总费了好大的人情才答应,刘劲还可以,唐国樯最痛快,钱到位二话不说,现场主要是他缓和气氛,还念了首诗,反正煤老板挺高兴。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他要不痛快能开挖掘机么?

    姚远摸了摸鼻子,忽然挺想乐的,真特娘的群魔乱舞。而他想了想自己的规划,道:“孙叔,我觉得现在的演出市场才算起步,好日子还在后头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中国要加入WTO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呃,知道,这有关系么?”孙建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,中国加入WTO,就代表赚钱的机会更多,伱说的那些大国企、大民企会翻着番的往上涨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房地产一片利好,升值空间远没到头,房地产有钱了,什么开盘活动啊、周年庆啊,那更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房地产得买地,政府得卖地,房子一景气,连地方政府也有钱了……您就说,这么多大客户等着,演出市场能不好么?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孙建军听的酒都醒了,上上下下打量这个小伙子,又看向老叔,道:“老姚,你这个侄子可了不得啊!”

    (还有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