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K小说网

首页 弃宇宙
字:
关灯 护眼
17K小说网 > 弃宇宙 > 第一二四九章 不计后果蓝小布

    车泓子感觉到自己卷向蓝小布的领域直接被来人撕裂,那席卷而来的可怕杀伐道则,绝对不会比他的弱半分。而此刻蓝小布的长戟已经挟裹着漫天的杀意轰了过来。

    面对两人夹击,车泓子做出了和之前解传奇一样的选择,周身道韵暴涨,他整个人也是疯狂后退。

    “噗!”长生戟在车泓子肩头划过,卷起一篷血雾。不过这点外伤,对车泓子而言,连轻伤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同样的选择,解传奇丢了性命,而车泓子却安然无恙。可以说如果车泓子刚才不退走,他将陷入两人的围攻之下,只要没有人出手帮他,那最终他很有可能步入解传奇的后尘。

    解传奇之所以丢了性命,是因为解传奇退走的时候重创在身,而且后继无力,道韵匮乏,根本就没有资格退走。而车泓子选择退走,是因为他有足够的本钱让他退走,付出的仅仅是轻伤而已。

    退出困杀领域后,车泓子没有继续退走,他平静的盯着偷袭他的来人说道,“诅咒大道,原来是你方之缺。当年你被苦天帝打的躲在地下,没想到居然敢现身了,是仗着自己跨入第七步了吗。”

    方之缺落在了蓝小布身边,他也是不屑说道,“车楼主,你可以在别人面前摆出大道第七步的架子,不过想要在我面前摆出这种架子,伱还差的远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方之缺转脸就笑着对蓝小布说道:“布爷,我刚才那一道攻伐道则还行吧,这家伙仗着自己开了一个息楼,尾巴都翘上天了,我早就想要教训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来的很及时。”蓝小布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事实上就算是方之缺不来,车泓子也无法奈何他。他刚才已经试出来了车泓子的手段,不过是一个寻常大道第七步而已。真的打起来,鹿死谁手还难以预料。换句话说,刚才如果他铁了心要留下车泓子,只要付出一些代价,车泓子绝对不会是轻伤,甚至会将小命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是震撼的看着方之缺,蓝小布身边有一个策苦惠昇帮忙,已经是够人头大的了。现在又来一个大道第七步强者,诅咒大道的强者方之缺。

    再加上对蓝小布非常友好的裴擒虎,还有一直让人捉摸不透的石长行。可以说除了道祖站出来,现在今洛楼中的存在,已经没有谁有能力对蓝小布如何了。

    苦一炽脸色难看,方之缺是他留下的棋子,可自己的这枚棋子不但境界来到了和他平齐的地步,而且他留下的魂扣印记也消失不见了。看方之缺对蓝小布的态度,显然是转投了别家,这让他心里有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。方之缺修炼的是诅咒大道,将来对他的用处可是无与伦比的。

    远处关冲和宠璎死死的盯着方之缺,尽管他们一直在通缉方之缺,甚至城门外还有方之缺的通缉令。可现在他们敢上前对方之缺动手?如果只是一个方之缺,他们两个倒也敢上去留下对方。最可怕的不是方之缺而,而是站在方之缺身边的蓝小布。

    车泓子脸色一样不好看,他本来指望苦一炽站出来帮他说话的,现在苦一炽连张口的意思都没有,看样子只能他自己来说了。

    本来能打得过的话,他会直接带走蓝小布,偏偏现在他打不过。

    “蓝司主,你将我今洛楼劈了,我找你赔偿,你居然还以多欺少,莫非蓝司主以为在中央世界天庭所在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”

    车泓子说出这个话后,一些围观的人心里都开始讥讽。这是要说道理了?你车泓子刚刚来的时候,可没有这么说,而是直接动手来着。现在打不过,就要讲道理了。讲道理还要将苦一炽拉进来,这是怕了。

    真是人家要和你讲道理的时候,你想要耍横。别人和耍横的时候,你要讲道理了。

    还有,这是人多欺负人少的事情吗?方之缺是大道第七步,蓝小布的实力应该也不会大道第七步弱多少吧?这样的两个人动手,你今洛楼就算是来一千一万,也是没有任何意义。除非也有大道第七步出手,对付蓝小布。

    “老方,这家伙说我破坏了他的今洛楼,还说我赔不起,既然如此,不如也做掉这个家伙,免得说我不赔。”蓝小布招呼了一声后,杀意暴涨,长生戟再次卷出,只是瞬息时间,空间的气息瞬间变化,就好像深秋来临一般,一种让人难以遏制住内心那种孤独感的秋意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方之缺更是没有半点犹豫,一步跨前,在封印住车泓子去路的同时,长长的诅咒索也是祭出。

    原本化为深秋的空间之中,慢慢的渗透出一道又一道的诅咒道则。这诅咒道则,居然可以叠加蓝小布的羽音杀神通。

    车泓子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蓝小布要杀他?或者说敢杀他?

    随即他就肯定了,蓝小布是真的要杀他,而且还敢杀他。人家刚才杀了破墟圣道的第三道主解传奇都不含糊,现在杀他车泓子显然也不会惧怕。

    “蓝司主,莫非你真要和我中央天庭为敌?”苦一炽一步跨前,落在了深秋之中,随即深秋的意境开始瓦解。

    方之缺没有收到蓝小布继续动手的传音,也是没有继续扩散自己的诅咒索。

    如果苦一炽不站出来说话,那蓝小布还真有可能联手方之缺就此干掉车泓子。不过苦一炽站出来,那他就不能动手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并不是摩如天庭的司主,不过现在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是一个司主。他现在还要动手的话,那就是挂着摩如天庭的名头和大宇宙秩序为敌。

    看见蓝小布没有继续动手,策苦惠昇倒是松了口气。若是蓝小布真的要动手,那他也只能动手。动手后,他必须要第一时间让去摩如天庭天帝的位置,否则的话,他没有生存机会。

    更是松了口气的是车泓子,蓝小布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,刚才如果苦一炽不站出来,那蓝小布真有可能干掉他。也许他可以逃走,不过蓝小布手段太多,死在他手中的大道第七步也不是一个了,他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一定就能逃走。

    蓝小布平静说道,“苦天帝,我和中央天庭为敌?你确定吗?之前破墟圣道封印住我摩如天庭驻地,为何你不说破墟圣道和中央天庭为敌呢?为何没有人站出来为摩如天庭说句话呢?还有车泓子,这今洛楼是你的地盘吧?摩如天庭驻地在你的地盘被人封印,你怎么不站出来?既然是你的地盘,那就是你做主,你不站出来,难道我还不能破去这个封印?我只不过手劲略大了一些,不小心弄破了几块砖而已。然后你就就来告诉我,我赔不起。

    来来来,说个价格,看看我蓝小布能不能赔得起。若是实在赔不起,我还可以破罐子破摔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疯子,车泓子心里狂吐槽。不要说破墟圣道封印住你摩如天庭的驻地,当初你不一样是打破了真衍圣道圣主重鹫洞府的禁制,我不也是没有站出来为难你吗?现在你却是毁去了我的今洛楼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这样想,可车泓子还真不敢说出来,因为他知道蓝小布就是一个疯狂的家伙,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,根本不计后果。

    车泓子微微皱眉,疑惑的问身边的人说道,“之前是破墟圣道封印住了摩如天庭的驻地吗?”

    被问话的是今洛楼一名执事,他显然极为见机,听到问话立即就明白应该怎么说,“是的楼主,只是这件事我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你,蓝司主和摩如天帝就回来了。这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围的人都开始鄙视车泓子,你这借口也太丢人了点,甚至连自尊都卖掉。破墟圣道封印摩如天庭驻地,你不知道?骗鬼都不相信吧?

    蓝小布却是冷静了下来,车泓子这种表面看起来大义凛然,仙风道骨,而事实上却没有半点节操的家伙最是可怕。别人都觉得车泓子的话丢了自尊,可蓝小布知道这种人已经不将这些所谓的自尊放在心上了。越是这样,他们做事就越是没有底线。自己要小心这个家伙,因为在车泓子眼里,这件事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打破今洛楼还有如此多的理由。对了,之前方之缺还潜往真衍圣道掳走了关冲圣主的圣女关欲雪。方之缺,既然你来了,那关欲雪去了何处?”一个呵呵的声音,打破了刚刚缓和一点的空气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梵河天庭的天帝,炣。

    关冲和宠璎握紧拳头,他们很想上前去一脚踹飞炣。这是嫌弃一泡屎不臭,然后上前去挑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蓝小布一个人,带着没有晋级第七步的方之缺,他们巴不得炣提出这件事。现在方之缺是大道第七步,蓝小布相当于大道第七步。旁边还站着一个大道第七步的策苦惠昇,还有准备随时帮蓝小布的裴邛虎,这件事挑起来,对真衍圣道是一个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