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K小说网

首页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
字:
关灯 护眼
17K小说网 >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> 455暗流 四


  这十二招武功,以血莲为基础,围绕金蟾功的恐怖爆发力,搭建体系。
  再以大道教的武学符法为养分,吸取其余诸多武功招数。
  最后形成十二招能彻底发挥自身优势的新武学。
  “十二招,其中三招是只有血莲态才能动用的绝杀。剩余九招任何状态都能通用。威力比之前的招数强出太多太多....”
  之前的武功,根本没办法发挥他的血莲态优势。
  一旦展开血莲,就没办法使用破限技。
  但现在这一套新武学不同了。
  它重新彻底针对身体构建了新的发力模式,能在血莲态中,叠加使用破限技和极限态!
  这才是真正核心。
  而且之前金蟾功根本不被大道教武学招数所囊括,所以只能炎帝符的一些招式偶尔调动一下金蟾功爆发力。
  但金蟾功达到吞天后,真正恐怖的是蓄力,然后再爆发。
  吞天的蓄力,这一次也在帝江的引导下,彻底得到了挖掘,融入十二招武学里。
  “既然是以仙道血莲加上吞天境界的金蟾功为核心。那么这十二招融合武学,就干脆叫十二仙法好了。”
  “下山....那我呢?”此时一旁的奥斯坦丁反应过来,眼里闪过一丝狂喜。
  看到张荣方看过来的视线,他忽地想到自己之前还杀了对方的下属....
  “等等!!我可以弥补!!”
  “抱歉。”张荣方对于对方能不能下山并不在意。
  这事既然帝江前辈没说,那就意味着对方不能离开,所以....
  他朝对方拱了拱手,以表示自己对其在这些天里的指点和教导的感谢。
  但其余的,他就爱莫能助了。
  转过身,张荣方看向早已等在不远处的山路上的冉欣悦。
  对方欲言又止,似乎有什么要紧之事想开口。
  张荣方没有去理会她想说什么,只是走过去。
  “走吧,该下山了。”
  冉欣悦一脸复杂。
  她是从一开始便眼睁睁看着对方飞速成长的。
  这样的速度,这样的天赋,体魄...让她已经明白,眼前之人对于逆时会的重要性到底有多大。
  特别是那种针对拜神的恐怖毒血...
  山顶上发生的一切,并未对她隔离,所以她一直都在一旁担任警戒任务。
  一直在旁观。
  “现在,有一个不好的消息,可能你需要了解一下。”
  冉欣悦沉默了下缓缓开口道。
  “什么消息?”张荣方问。
  武功方面弥补了巨大弱点,接下来,他便打算开始血裔的观察和培养,如果没问题,就可以用这个方式,迅速培养自己势力。
  要打造绝对安全的生活势力地盘。自然要有足够人手。
  现在他也想通了,真正顶尖的高手,只需要少数几人就足够了。
  几人之间守望相助,足以照拂一个不大的范围地盘了。
  “有人,在伪装你,杀害大道教高手!”冉欣悦的话,却是在这时,把他从对未来的预期中拉回了现实。
  “迄今为止,大道教已经接连被杀了三位宗师!十五位超品高手!”
  这番话瞬间让张荣方神色一凝。
  他因为天赋而被岳德文看重,这是优点,但天赋过于恐怖,导致被人怀疑,也是一直都有的事。
  可是现在....
  “大道教上面恐怕很快便会来人对你调查。现在玉虚宫那边大宗师们对你很是怀疑,而岳掌教一人压下了所有对你的质疑。”
  冉欣悦沉声道。
  “另外,更糟糕的是,有人在调查你之前杀死拜神武者的手段痕迹。并且,极有可能已经查到线索了。”
  “.....也就是说,他们针对我师傅不成,现在只能针对我?从我这里找突破口?”张荣方瞬间明白了。
  这是背后有黑手,拿他作为弱点,针对岳德文。
  “你如今是岳掌教唯一的合法继承人,如果你出事,那么对掌教也是巨大质疑。”冉欣悦点头道。
  “不过是五王争端的外溢罢了。有人想要用算计我来算计师傅。但他不知道,很多东西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”
  张荣方平静道。
  真正麻烦的,还是他克制拜神的手段。
  顺着山下一路往前,他一边走,一边思索。
  直到最后到了山脚。
  他才再度开口。
  “对了,附近还有奥斯坦丁和帝江前辈这样的绝顶高手么?”
  他现在已经隐隐感觉冉欣悦的身份有问题了,绝对和帝江有关联。
  只是此时装做不知道。
  无论如何,帝江前辈给他的指点极多,可以说,当得上半个老师了。
  听到张荣方的询问,冉欣悦面色无言。
  奥斯坦丁压根就不是附近高手吧?到底是被谁引来的?你心里就没点数么?
  这地方之前就只有帝江隐居。
  但这位的脾气,若是换个人上山,根本不会理会。
  若是吵到他老人家的人实力天赋不足,一个照面就会被干掉。
  所以对于其余人来说,帝江在这里和不在这里,并无区别。
  张荣方从她的表情看出了端倪。
  “看来是没有,那就好那就好....”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
  “局势太乱了,我不想参与进去。”张荣方回答。“否则,师傅就要招我前去大都了。”
  “那么...你想去么?”冉欣悦心头一紧。
  “有上官飞鹤府主在此,有他为我作证,我不可能连夜跑出极远去杀其余大道教宗师。所以,只要当面对质,此事不攻自破。”
  张荣方平静道。
  他前些天还才见过上官飞鹤,这点很多人都能作证。
  冉欣悦叹息一声。
  现在大道教是天下众矢之的,不知道背后有多少势力在调查其漏洞弱点缺陷。
  张荣方这边的事被查出来,是早晚之事。
  只是,现在的关键,其实不是这个了...而是道子掌握的克制拜神之法。
  这才是所有拜神势力极度忌惮之事。
  “别想了,走吧。”张荣方却没她这么忧心忡忡,爽快笑了笑,大步朝着远处沉香府方向返回。
  到了此时此刻,他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。
  无论岳师也好,逆时会也好,混乱的五王争霸也好。这些一切,只要他自身足够强大,便能静观其变坐看天下。
  至于栽赃陷害这等拙劣的手段,更多的目的,无非是将诸多人的注意力聚集到他身上,以此放大克制拜神手段的影响。
  *
  *
  *
  2月30。
  上官飞鹤发信为道子张影洗清罪名,明言道子一直在其身边。
  但信函被人指出,张影其中有超过大半个月时间,神秘消失在晴川府,且没有一个人发现其踪影。
  大道教内宗师被袭杀之事,闹得越发沸腾。
  张荣方前往拜访上官飞鹤后,闭门潜心修行,不问世事。
  3月初。
  雪虹阁,真一教,西宗,黑十教,组成特使队,前往晴川府调查拜神克制之事。
  大道教因自身避嫌,不参与这次调查。
  张荣方身为道子,亲自出面迎接。
  晴川府酒楼——锦善堂。
  四处桌面上都摆放着大量五色菜肴。
  特使一共五人,由雪虹阁一位烈将带队,其余势力各自派出一人参与。最后由灵廷出一火者监督。
  而带队烈将,却是让张荣方有些熟悉的旧识。
  “周琰周烈将,好久不见,没想到会在这等局势下再会...”张荣方抱拳招呼道。
  “本将也没想到。”周琰神色复杂看着眼前之人。
  周围丝竹之声响着,还有漂亮美人翩翩起舞轻吟。
  但他的注意力此时却完全在眼前的张影身上。
  “这次的调查,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,道子也不用在意。此事显而易见就是有人在栽赃嫁祸。”他平静补充道。
  “有周烈将此言,本官也就放心了。”张荣方微笑点头。
  其实他已经明白自己之前的事包不住了。
  有人借他之事攻击岳师想让岳师维护自己,然后导致大道教被诸多拜神势力群起而攻之。
  若岳师不维护他,那么大道教也会失去一个顶尖天赋的道子。同样也是巨大损失。
  如今最好的办法,就是糊弄过去。
  所以周烈将的到来,也成了理所当然。
  也就是说,周烈将便是雪虹阁那边派来的自己人。
  张荣方心中了然。
  “说起来,张影道子也是天赋旷古烁今,能在这个年纪,踏入元婴后期,还能有超品修为,当真不凡!难怪岳掌教如此着紧。”
  另一边的一名特使,身着道袍,神色微带嘲讽的出声道。
  此人是真一教代表,从山道人。真一被岳德文打死了三个明山五子,损失惨重,语气阴阳怪气也属平常。
  “张道子天赋过人,不招人妒是庸才,丛山你说这话就有些不中听了。”另一名披着紫金袈裟的垂耳大和尚笑眯眯道。
  这人名为元瞠,乃是西宗真佛寺内元字辈顶级高手。
  算是和如今住持元师一个辈分的老人。
  在这队伍里,也是辈分最大的一个。
  “几位前辈能否说说,要具体如何着手调查?”张荣方错开话题,西宗的高手被他打死不少,看来来者不善...
  “其实很简单。”周琰笑了笑,“我等这次前来,虽然只是走个过场,但...该有的形式还是要有。”
  他顿了顿。
  “所以....从今日开始,道子便随我们一道完全隔离调查。不允许和外界有任何交流。直到我等调查清楚真相,便会放你离开。”  ()